芦田愛菜展覽館

 找回密碼
 註冊成為菜籽
搜索
查看: 1468|回復: 8

钝器心理畸变的前后——《明天妈妈不在》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7.28 10:42:4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堪萨斯的牛仔 於 2016.7.29 11:55 編輯

看明天妈妈不在时,对钝器的突然“变坏”,一直都没太弄明白,这次重新看了一遍,梳理了一下。忽然发现自己写的东西满满的理工科思维,一点都不诗意。

剧情暗示
早在第一次去试用家庭时,她就因为养父母对自己太好,而担心以后会失去,所以拒绝了他们。第六话开始,钝器和储物柜在大扫除当中,钝器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四个人中,你最喜欢谁?”。储物柜表示难以选择。钝器却觉得自己比不上其他三个女孩子,继而对正在的试用的家庭表示很担心,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才能讨好他们。这算是对后面剧情的第一次暗示。钝器带储物柜到试用的家庭帮忙修理水管,当中钝器也在介绍储物柜时拼命地夸赞自己。回来的路上,她略有所思地说道:“如果一直都让养父母开心,他们就不会不要我了吧。”这是第二次暗示。我们看到一个缺乏自信,渴望着幸福却又担心幸福会转瞬即逝的钝器。

问题发作
之后就发生了储物柜打人事件,钝器隐瞒甚至误导了大家,使大家对储物柜产生了反感甚至要赶走储物柜。大家太过于忌惮别人对自己的眼光,担心自己会因为储物柜事件受到牵连,所以拼命想划清界限。所以魔王语重心长地对大家说了“柔软包容的心”的一番话,告诫大家不要成为无聊的大人,不要成为伪善者。然而,钝器并没有和大家一起去向储物柜道歉。钝器的问题不在于内心的冷漠,而是被妈妈抛弃的阴影使她对幸福缺乏安全感。留住幸福就要让自己足够优秀,就只能相对地把周围的人贬低。

这个问题魔王注意到了。钝器看不了别人也得到幸福。第七话,ボンビ和梦想中的朱莉皮相互了解时,她告密;ピア美练钢琴回来,畅想自己美好的未来时,她胃痛。但是被魔王质问时,她却说ボンビ装男孩子是在撒谎,这样下去只能越来越痛苦。这样一说,她的行为好像是出于正义感的正确行为,但是这恰好就是魔王所说的伪善者。这只不过是钝器自我欺骗的谎言而已,既伤害了别人,又为自己挂了红花。

解开心结
钝器的心理问题应该还是亲生母亲造成,恐怕每个和父母分开的孩子都会有某种心结。而最终打开这个心结的,只能是更多的爱和信任,就像钝器的养父母说的“如果这个孩子有心病,我们会用抱也抱不住的大量绷带为她治疗”。钝器不是 坏孩子,只是太想保留住属于自己的幸福。第七话开头,钝器在养父母家留宿时,很奇怪地问道“妈妈,你生下我时是不是很痛?”养父母先是楞了一下,接着就“回忆”起了钝器小时候的故事,好像从来都真的一家人一样。这大概也是钝器的强烈渴望的表现,也是养父母在帮她疗伤吧。追求幸福的“小野鸭之家”的孩子们,最终都会在和养父母爱与被爱的关系中,化解过去的伤痕,开始新的生活。

心结解开是在在从医院回来的路上。ポスト对钝器的开导,让她明白自己的所为只是因为太过于爱养父母。作为朋友,ボンビ,ピア美大度地原谅了她。也许这些能让她重新感觉到来自周围的包容和爱吧,而她能够回应的只有悔恨和伤心的泪水了。

其他
给我触动很大的是魔王的那番话,不要成为内心固执而冷漠的大人。没有了一颗柔软的内心,就会执着于价值观的判断,而对别人的痛苦和快乐毫无体会。就像储物柜事件里,大部分孩子都认为“暴力是最低劣的”“先出手就输了”“我们是可怜的人,很容易被别人用有色眼镜看待”,所以对于那么关爱他们的储物柜也能冷漠得让人心疼。为了自己的利益不被影响,不是帮助储物柜辩驳,而是急着划清界限。这样的事情只有陈腐的大人才会做,所以魔王在说这番话时显然是很心痛的。相对比的是ポスト,一直都陪在储物柜旁边,始终相信着他。

有一个小问题。魔王说钝器隐瞒了储物柜打人的真相时说 “わざとじゃない、あえてだ”。这句话翻译成了“不是故意的,而是刻意的”。我不了解这其中的区别。有没有朋友可以解释的。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成為菜籽

x

評分

參與人數 4菜幣 +20 收起 理由
唯美的仲夏季 + 5 用心發文
nreak23 + 5 很給力!
am1297758597 + 5 用心發文
相濡以沫 + 5 影评狂魔又来啦哈哈哈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6.7.28 23:16:22 | 顯示全部樓層
这应该是一个无需论证的命题,有理解力的观者自知,没有理解力的观者也不强求他们了解。
那些不由分说给ドンキ扣上坏孩子帽子的人,或许才真正需要重新审视这个角色和这部剧。
 樓主| 發表於 2016.7.29 11:54:06 | 顯示全部樓層
Akimoto 發表於 2016.7.28 23:16
这应该是一个无需论证的命题,有理解力的观者自知,没有理解力的观者也不强求他们了解。
那些不由分说给ド ...

标题只是随便取的,并不是这篇文章的论题。我只是梳理了一下钝器的心理变化过程,这也是在重新审视。
發表於 2016.7.29 15:14:26 | 顯示全部樓層
堪萨斯的牛仔 發表於 2016.7.29 11:54
标题只是随便取的,并不是这篇文章的论题。我只是梳理了一下钝器的心理变化过程,这也是在重新审视。 ...

      再仔细看过你的文章以后,觉得还有一点可以补充。
      ドンキ的畸变的确有明显的暗示,正如文中所说。但是最不明显的暗示在第一集,也就是ドンキ的被抛弃。
      被生母抛弃的她,先是满脸笑容讨好ポスト要不要洗衣服,用新建立的友情来补偿自己失去亲人的伤痛;后是与ポスト一起去生母家砸坏窗子,发泄内心的遗憾和痛恨;最后ドンキ内心的情绪在河堤边发泄出来大哭一场。她如此被抛弃或许才是她心理问题的根源。所以后来她拒绝了那个对她太好养父母家庭的原因是害怕第二次被抛弃,害怕再次失去爱。而当她再次看到家暴的场面的时候,这个场景与当时生母打她的男朋友的场景重叠再一起,她的心理才开始真正发生扭曲。所以这个心理变化的过程是:深重打击→隐藏潜伏→最终爆发→疗伤→愈合。之前剧集ドンキ所有的情节,都集中在最终爆发这个点出现转折。
      可以说,ドンキ是除ポスト和魔王以外最鲜活的一个形象。这个形象的塑造让我感觉很真实。我看过很多身边单亲家庭的孩子,他们或多或少会在心中埋下心理阴影。这种阴影,或是为将来的成功所愈合,或是因自己一时的爆发而坠入深渊。这些人需要被疗伤,需要被爱愈合。在这部剧中,不管是哪个孩子,在找到自己真正的幸福之前,谁不是通过某种方式填补心中的伤痛呢?ポスト通过对パッチ的母爱;ピア美通过对钢琴和蓮くん的喜爱;ボンビ通过对朱莉皮的幻想。她们勇敢地进行自我的感情补偿,最终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所以我觉得,不仅“变坏”二字需要打引号,“突然”二字更应放在引号内。

評分

參與人數 1菜幣 +5 收起 理由
堪萨斯的牛仔 + 5 用心發文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6.7.29 17:03:52 | 顯示全部樓層
早上看的时候楼主的题目是“钝器不是个好孩子”其实我也这么认为 钝器只是怕失去并不是内心里就坏的孩子
“不是故意的,而是刻意的”这句台词没怎么注意 在钝器看着储物柜打人的时候那一抹笑 我到现在也不是很明白她为什么笑 是因为看别人打了人而笑呢 还是其它原因呢
 樓主| 發表於 2016.7.29 18:11:06 | 顯示全部樓層
唯美的仲夏季 發表於 2016.7.29 17:03
早上看的时候楼主的题目是“钝器不是个好孩子”其实我也这么认为 钝器只是怕失去并不是内心里就坏的孩子
“ ...

储物柜打人时,钝器先是很震惊,之后就露出了阴冷的笑,她觉得储物柜的暴力是低劣的。就像魔王说的,她把别人和自己放在跷跷板上,别人下去,她就上去了。还有一次,post知道双胞胎揭穿了ボンビ装男孩的事情后,气得打了起来,钝器也暗自冷笑了,原因是一样的。钝器是在寻求自我优越感。


在第七话17分钟左右,魔王说完还问冰娃娃知道两者的区别吗?我是没明白。查了一下词典,日语里わざと有贬义,多指为了自己的利益故意做坏事;敢えて(あえて)原意有”敢于,硬要做”的意思,引申为虽然困难,但还是特意去做。魔王的意思大概就是说钝器这样做并不是本性坏。不知道对不对?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成為菜籽

x

評分

參與人數 1菜幣 +5 收起 理由
唯美的仲夏季 + 5 感謝補充資料

查看全部評分

 樓主| 發表於 2016.7.29 19:00:5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堪萨斯的牛仔 於 2016.7.29 19:10 編輯
Akimoto 發表於 2016.7.29 15:14
再仔细看过你的文章以后,觉得还有一点可以补充。
      ドンキ的畸变的确有明显的暗示,正如文中所 ...


每次都很认真地回复,非常感谢

我也写了,钝器的心结的根本原因还是亲生母亲造成的。一直盼望的妈妈终于来了小野鸭之家,却是来抛弃自己的,对于钝器的伤害真得不能再狠。为了掩饰这种悲伤,钝器强颜欢笑,为大家洗衣服,擦桌子,用其他事情分心。这被post看穿了,所以最后带着她反过来抛弃了妈妈,砸窗子是扔掉了妈妈的香水,是告别的宣言。

钝器的问题,我觉得和家暴没什么关系,带给她伤害的不是家暴,而是妈妈的狠心抛弃。害怕被第二次抛弃的担忧积累着,确如你所说,不是突然的,只是最后借着储物柜打人开始表现了出来,有了储物柜的第一次,也就有了ボンビ的第二次。
这部剧就是以钝器开头的,而且她的收养家庭持续时间最长,经历的波折最多,也只有她是剧中完整地讲述从进入到离开小野鸭之家全过程的。显然是重点人物了。

每个孩子都在努力补偿着自己的情感缺失,这点我十分赞同。这也是人的本能吧,正如喜欢爱菜也是因为爱菜能带给我感动和热爱。
發表於 2016.7.30 00:02:52 | 顯示全部樓層
个人认为“ドンキ为了获取幸福而去贬低他人”不够准确,整部剧中能看出ドンキ有嫉妒心理
在看到波比正向着理想中的家庭一步步靠近时,ドンキ本身存在的优越感被破坏了,她为了重新找回优越感要么自己的家庭比“朱莉皮”更好,要么就去破坏波比,显然后者更容易,她也这么做了
 樓主| 發表於 2016.7.30 08:04:00 | 顯示全部樓層
ZeroX 發表於 2016.7.30 00:02
个人认为“ドンキ为了获取幸福而去贬低他人”不够准确,整部剧中能看出ドンキ有嫉妒心理
在看到波比正向着 ...

嫉妒心只是表面,对于储物柜她也没有什么可以嫉妒的。原因应该还是缺少幸福的安全感,不自觉的希望把他人的不足变成自己优秀的证明。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成為菜籽

本版積分規則

排行榜|小黑屋|手機版|芦田愛菜展覽館

GMT+8, 2018.6.25 18:11 , Processed in 0.05237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